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公司动态 业界资讯 行业百科
揭阳龙舟文化十二周年

揭阳龙舟文化十二周年回忆录《二》

流年似水,岁月如歌,不知不觉中,揭阳龙舟文化已经走过了十二个春秋。在这十二年中,我们一起期待,一起见证。如今回想起过往的一切,大家是否会一幕幕仿如昨日,历历在目......

揭阳龙舟文化十二周年回忆录《二》

以“揭阳龙舟文化”命名之由来
大家好!我是西门阿涛,揭阳龙舟文化QQ群、网络传播创始人之一。而另一人则是渔湖阿蔚(即老群主),至于我们为何会有传播揭阳龙舟文化的想法,这要从2007年的“百龙闹榕江”那场盛事说起,那场盛事让我们见识到,原来揭阳有这么多的龙舟,令我等产生了逐一去深入了解的念想。便于2007年末建立Q群,2008年5月启用揭阳龙舟文化QQ群,深入各村落粘贴群广告,结识各村龙舟爱好者进群探讨分享......

揭阳龙舟文化十二周年回忆录《二》

类似这样广告图是否曾在村子的龙船厝附近出现过

揭阳龙舟文化十二周年回忆录《二》

揭阳龙舟文化十二周年回忆录《二》

寻觅传说中的蓝龙

揭阳龙舟文化十二周年回忆录《二》

大家都知道,揭阳龙舟的颜色通常是黄、红、青、白,但在“百龙闹榕江”赛场上却有一艘与众不同龙舟,粉蓝色的龙鳞,飘逸的白须,加上健儿出色的表现力,船速极快,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令我俩也是十分的好奇,究竟这条蓝龙是哪里的呢?
关于蓝龙,民间就有棉树红龙大战蓝龙的故事。
(PS:因民间故事上的内容与其它资料讲述有较大出入,故事是否完全真实?此蓝龙与现实蓝龙是否有关联?这些都已无从考证,亦没有考证的意义,仅作茶余闲谈。)
清光绪年间,有一次棉树老红龙披红挂彩,戎装下水,划至三官堂和石马肚河段祭拜毕水神,正欲归港时,蓦然间,从南港港湾传来喧嚣:“棉树红龙听着,好马就慢缩入腹(港),等吃我们的龙卵。”棉树人猛回头,见是一条与众不同的蓝色龙舟,舟上竖着一杆“通溪无敌”的旗号,他们—个个赤胸露背,牛高马大,催锣擂鼓追赶上来。这蓝龙何故敢出狂言,杀气腾腾呢?原来卧龙“规”者是南港大名鼎鼎的张某,他为官拜虎门水师提督方耀的师爷。那年,张某衣锦还乡,得知故里的龙舟每次出赛,屡败在棉树老红龙手下,甚为气忿,当众扬言,我张某要造一条强龙,称霸江中,压垮棉树红龙!这消息传到主子方耀耳里,只缘他前曾到棉树清乡时心存忌气,见棉树人傲骨横生,凭借寨前一墩墩的旗杆夹柱和十八间书斋及武馆而未示弱过。此刻他听了张某的搬唆,当即拍板:“好嘛,你们有能奈造一条强龙压垮它。”张某得到主子的撑腰,雄心勃勃地回村后,即发动村民聘请最有名的师傅,造出这条蓝龙来与棉树红龙相抗衡。

此中底细谁知晓,棉树龙舟上的人,光凭一股勇气的冲劲,待到蓝龙追赶近前时,指挥者(头桡)才叱擂鼓应战。尽管舟上的人出尽吃奶力,但毕竟这无准备之仗是很难克敌制胜的,蓝龙借助水力的惯性,得寸进尺,侥幸取胜。 棉树老红龙遭此突然冒犯,乡里人个个义愤填膺,绅土族长叫来龙舟执事人,坐到一堂商议对策。席上,知情人士透露这蓝龙来头非同一般,张某借助方耀的权势压人,龙舟竞赛输赢事小,尚须权衡利弊,别惹来第二次清乡。当下众人意见纷纭,大多数人不示弱,”牛角唔尖唔过岭,骨头硬,权势不畏,虎门提督吓不了吾棉树老红龙!”众人磨拳擦掌,当即排兵布阵,重整旗鼓,誓与蓝龙决一雌雄! 蓝龙正沉浸在一片自我陶醉的欢乐气氛中。张某自以为旗开得胜,大摆宴席,举杯庆贺,忽闻家人来报,磐溪都棉树人下战书来了。张某得意忘形地举杯:“好嘛!列位乡亲,我张某借酒为大家壮气,棉树红龙不服,便杀他个片甲不回!”说完即命人复书,约定端午节于榕城南门河面见个高低。

棉树人,生长榕江边,在泥巴里滚大。划船、挖泥、耕种劳作是强手,一个个乌肥壮健且性格顽强,勇于拼搏,自发出战书后,执事人调兵谴将,放“三角桡”。寨内南、北二社和沟美,挑选体魄强壮,桡步好的健儿,夜不归房,养精蓄锐,日以继夜集中训练。端午那天,棉树老红龙犹似蛟龙出海,划向榕城南门参赛时.榕江南门河段巳汇集潮(阳)普(宁)揭(阳)几十艘龙舟在竞渡。两岸观者,人山人海,红男绿女,盛况空前。人们闻棉树红龙要与南港蓝龙大决斗,更是轰动县城百姓士绅,榕城街巷俱空,商店闭门停业,妇孺老幼无不涌向河边观赏,两岸人头攒动,挤得水泄不通。

江上少有的蓝龙,来势凶猛,横冲直撞,气势迫人。但见“卧龙规”的张某,衣冠楚楚,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头戴通帽,手摇白扇,得意洋洋。他聆知此次龙舟竞渡,恰逢清皇朝钦差大臣丁日昌莅揭邑丁府花园休养,若能博得他赏识,荣幸至极!所以露出得胜者的眼光,四下扫视,迫不及待地寻找他的对手,以炫耀一下蓝龙威风。 棉树红龙见势,不无徘徊忧虑,尽管“卧龙规”的厚姑爷乃黄奇遇房系亲眷,颇有名气,但毕竟势力范围远远莫及地方官绅。所以,他只好指挥龙舟划到南门城脚东门渡泗水宫候命,商讨对策。蓝龙见红龙未战先怯阵,更是趾高气扬,盛气凌人了!这时,江中的黄、红、青、白龙已无一艘敢与之伦比,不是回避,便是退却。岸上观者,看在眼里,急在心头,纷纷出谋献策,敦促棉树红龙,与之决战。观龙舟的县保安局局长如经四爷,也助威鼓气。棉树红龙执事者,经过一番筹划,终于擂鼓催锣,与蓝龙拼搏一场。

五月龙舟水暴涨,江涛汹涌澎湃,蓝龙选择靠城脚,避江中洪潮冲击。红龙呢?指挥者(划头桡)林万和,胸有成竹,善观风潮水势,果敢机智,把桡一挥,舵手林朝来,心领神会,配合密契,使劲转舵扬舟。等待在江中的四艘“无头臼“”蚬船仔“,趁机为红龙泼水,呐喊助威。船上的健儿奋力争先,船身节节进前。未至南窖时,红龙已胜蓝龙一个头位,到南窖嘴,窖水直冲出来,蓝龙首当其冲,他们本来认为靠城脚避洪潮冲击,耍小聪明,怎知聪明反被聪明误,船身摇摆颠簸不定,节节后退。这时红龙博得岸上观者赞赏声,更如神龙添爪,突飞猛进,闯过南窖时便把蓝龙甩到“鼓后”,至终点时甩到“锣位”。 此时,正在东门丁厝花园观赏龙舟赛的丁府家人,急报钦差老爷丁日昌,丁大人得知棉树红龙旗开得胜,鏊头独占便说:“好呀!老夫犒赏锦旗一幅,以资奖励。”这消息传开,山呼水唱,看众欢腾。棉树老红龙擎着“钦差大臣丁赏”六个金字的大幅绒呢标,载誉荣归。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们几经打探咨寻,终于得知是南溪镇一带的龙舟。尔后,我们于2008年5月1日便前往南溪镇寻找蓝龙的故里。从下林坐渡船到达南溪镇下尾王,沿着堤围,我们看到一座水闸,不远处有一块写着新溪字样的石碑,便猜想,这个村有支流出榕江,或许会有龙舟,于是我们下了堤围,路过一个水改塔,突然发现右边有一间长长的屋子,难道是龙船厝,我们走近一看,里面却是空的,而且瓦片都揭掉了,但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揭阳龙舟文化十二周年回忆录《二》

我们怀着好奇心继续往前走,在一片草地上,还真有两条龙舟,被竹棚盖着,进前一瞧,是一条青龙和一条红龙,青龙的材质偏黑,而红龙的材质则是白里透红,显然是一条新龙。回想起刚才那没瓦片的龙船厝,应该是要加高,可以多放一条龙舟,对于我们来说真是意外的收获。

揭阳龙舟文化十二周年回忆录《二》

我们简单的参观和拍了几张照后便离开了,因为我们的目标是蓝龙,于是我们沿着河流继续深入,来到了一处既陌生而又眼熟的地方,一座五孔石桥跟一个大池,这不是在56网上看到的南溪龙舟视频的场景吗!

来源:揭阳龙舟文化 微信公众号
原文地址:https://www.ps-boat.com/news-995-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培生船艇
12345下一页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揭阳龙舟文化,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此文,在转载编辑发布时可能会对文章进行细微修改,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我们将在1至48小时内进行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