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公司动态 业界资讯 行业百科
我和京杭大运河有故事
2018年12月29日
你现在所承受的  都是你起心动念所造  你将来所拥有的  都是你当下举手投足而来

因为昨天晚上我又把帐篷移到了生火的地方 所以被火烤过的地方让我暖和的渡过了一夜 早上走出帐篷伸个懒腰昨日的精疲力竭经过这一夜的修整已算恢复过半 就是嘴上的泡倒是越起越多了 我穿上衣的时候才发现 可能昨天烤火的时候不小心居然把衣袖烧了个大窟窿 这简直就是破屋更遭连夜雨 漏船又遭打头风 不过幸好烧坏的地方是右边的袖子影响不大 我拿出急救包里的防水胶带 把衣袖上的窟窿用胶带贴上 其实这种温度什么胶带也白搭 就算再好的胶带 上面的胶面经过零下二十几度也会被冻坏 我只是没有的选择只能这样试试  并没有对它报以期望 在吃早餐时发现口粮也不多了 吃完这顿剩下的两个饼也只能撑到中午 如果今天不进城补给的话晚餐就要断粮了 再看看防水包里所剩无几的暖宝宝 这趟补给肯定是在所难免的 

一切准备妥当开始出发 就在我快要划艇进入德州城区的时候 河上出现了一片工地挡住了去路 我上岸经过打探得知这片横在河上的工地是在修建一座疏水大坝 由于天冷施工已经完全停止 横在河中间的这片工地完全被铁皮围墙围起来 也看不到里面在建设什么样的大坝 当然这个也不是我关心的问题 我更关心的是此时怎么绕过这个工地 沿河岸堤旁边原本有一条土路 可以绕过工地到达河的另外一边 但是这条土路已经被施工的大汽车压的坑坑洼洼 显然并不好走 我再看看河堤另外一边也是如此 可是只能这一条路了 回到刚才上岸的地方我把所有的附加装备从艇上卸下来放到岸边 然后准备先扛着艇沿着这条坑坑洼洼的泥路绕过这片相隔一公里多的工地 从远处看上去这条坑洼的泥路车辙并不是很深 当你真正走过去才发现每一条高低不平的车辙都比在远处看到的要更深些 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烂泥的车辙中 每下脚之前都要先试探好下脚的地方 因为很多地方并没有冻的很瓷实 一不小心腿就整个陷到泥里或者滑到 我兢兢战战的搬着艇走了一半的路程 准备在原地停歇一下喘口气 我找了一处看上去冻得比较瓷实凸起来车辙 然后把艇放到了上面 大概在原地也就停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 再想搬起放在泥上的艇的时候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艇居然被冻到了泥里 我试着用力左右晃动了几下艇身 以为就可以把它晃开结果艇原封不动 继续用蛮力晃动艇肯定是行不通的  因为就算我好不容易把它晃开艇底也会被我晃坏 我只能另想它法 看看周围有没有合适的辅助工具让我把艇从泥上撬起来 我走了很远找来一根木棒 然后用工具刀把它削尖 一下下的把泥土和艇底分离 这才算把艇从泥里拿了起来 不过艇底还是沾了很多土疙瘩 这些土疙瘩无疑给我增添了不少分量 但是我也毫无其它办法把土疙瘩从艇底清理下去 我担心如果用力把土疙瘩掰下来 会给艇的胶衣造成严重损坏 只能暂且让它留在艇底 等放下水让它自然脱落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东西全部搬到了下水点    

下水后划着沾满泥土的艇继续前行 刚划了没多久早上贴补在衣服上的胶带有些脱落 桨扬起来的水顺着窟窿一个劲的往衣服里流  因为防水服渗水能力比较慢 不一会整个袖子筒里就装满了水 我只能不停的抬起胳膊让水尽量从窟窿里流出去 偶尔一股清凉就会灌入我的侧半身让你全身上下透心凉 穿过一座大桥这才是正式进入了德州城区 我划到古运河景区  这里是有码头方便上岸  上岸后把艇就留在水里用绳子栓到码头边上 然后自己去附近找个超市买些补给 看看能不能再把衣服上这个窟窿解决一下 整条步行街冷冷清清  我找到一家超市 买了些面包和一卷透明胶带 结帐时看到了货架上摆放的塑封德州扒鸡 我顺便买了一只准备晚上的时候用来改善伙食 结完账返回上岸的地方 用透明胶带先把这个破窟窿的衣袖缠绕了一圈 然后开始继续赶路  快要出德州的时候又碰到了一座橡皮坝 坝上的水流的很急 凭借往常的经验我直接没有再往前多划 两岸都是树木和荒滩 我找了个好上岸的地方 上岸后又是一番不辞辛苦的来回搬运 然后顺利的从坝的下游下水前行 下午三点快要出德州城的时候我又碰到了一条三岔大坝 很远就看到了坝上蓝白相接的一处值班房 不用说这一定是派出所或警察局 本来我还担心警察会阻拦我  结果划近了发现通向京杭大运河出去的闸口是打开的状态 我快速悄悄的通过闸口 进入京杭大运河才发现这条三岔大坝看似三条河汇成一条 其实是两条并流的河  一条是汇入的 另外一条是回流出去的  我所划的这条在京杭大运河旁边的古运河也是汇流的 也就是说三岔大坝其中两条是汇流的另一条是回流出去的  

过了闸口别有洞天  视线马上宽广了很多 这条京杭大河起码有五六十米宽 原本我的路线是穿过古运河闸口 再横渡过京杭大河 然后进入对面的古运河的闸口 但是现在对面的这条古运河早已干枯荒废 我只能沿京杭大运河顺流而下 说实话就算古运河没有干枯 我也打算放弃从那里划下去 古运河河面窄 弯路多 断流多 但我现眼前这条京杭运河河面起码是古运河的十几倍宽 弯路又少 河水充足 所以这肯定是首选 而且这一段京杭大运河 靠右边划是顺溜而下 靠左是逆流 一条河有两种流向 我靠右边划行顺流而下虽然流不算很大 但是对于我这一条用人工动力的小艇来说也算如虎添翼  速度马上快了很多 我心中默想如果到了临清 依旧还能顺流而下 那应该再过三天我就可以进入黄河 想象总归是美好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   

舒坦的时间总是很快就过去了 就在要进入聊城的时候又是一道大坝 大坝两边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这边河面宽阔风景优美 下游却是荒山野岭一溪孤流  但无论怎样还是河里有水就好 乘着天还没黑赶快靠岸然后搬运过坝  过了这条大坝大概又划了一个多小时 我在靠近 临清 的地方开始安营扎寨 我早已习惯了各种大坝当道 各种断流 各种泥滩凹洼 所以对我来说今天还算一切顺利 晚上扎营也有面包可以吃 这就是一种简单的幸福 

2018年12月30日
人一辈子 不可能永远交好运 总要经历各种失败 打击和磨练  弯的下腰  才能熬出头   

晚上三点多我突然被一股莫名的空虚感 无奈和无力感惊醒 这股无形的力量从脑海直涌心间 这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原来心是被大脑所控制 这股莫名的负能量在脑海中开始逐渐增大 增强 最后直到完全失控 它在脑海里翻来覆去 产生着对我人生的各种怀疑与鄙视 首先的引爆点就是怀疑这次出来划大运河的意义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对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知道它的意义和价值 就如这次划大运河一样 我独自历经千难万险   自我欣赏千山万水 就是想一睹祖国大地上传承着几千年文化历史的这条古老运河的真容 并能够让我更深的了解大运河两岸的人文习俗 同时我还寄托着普及发展水上运动的伟大梦想 沿路让更多的群众了解皮划艇这项水上运动 并通过正确的传导让更多的人参与这项运动 虽然我没有改变世界的能力 但我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不断的付出 为祖国的水上事业尽微薄之力 然而 就在此刻我突然发现往日里所有的美好想象和努力都顷刻间被这股莫名的负能量推翻压垮 让我一直以来的那种积极与乐观在此时被瞬间沦陷 我以为自己的内心足够强大 可以抵抗内心的挣扎 但是今天现实把我自认为的强大内心拿出来考验一番 就在我的眼前把它活生生的摧毁 让它瞬间灰飞烟灭 彻底沦陷 那种感觉就像是你开了一辆跑车急速行走在一条宽阔的道路上 前面突然就没有了道路 让你内心防不胜防措手不及 无奈 恐惧 害怕 无力 同时还在不断的内心挣扎 

紧接着心中这股莫名的怀疑力量开始逐渐恶化升级 扩大到开始让我怀疑自己人生 怀疑自己前半生的所作所为 怀疑自己的一事无成 它把你人生整个前半段的碌碌无为 简析的一丝不挂 让你在现实中把自己过去所有的虚伪 迷茫 无能 看的清清楚楚  彻彻底底 我就像再看一部悲剧电影 画面在脑海中不断的回放 它不给你留下任何一点喘息和反驳它的空隙和生机 让你自己感觉自己就如 废物般的存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 这种自我鄙视在脑子里愈演愈烈 脑路神经虽然很清楚的明白这是一股极其危险的负能讯号 但我根本无法制止这股诡异的力量 这是一股能让人上瘾到无法自拔的魔咒 它强大到足以能摧毁你的心灵宇宙 你越想让它停下来它就越强大 开始不断的变本加厉 这只能说明我的内心还不够强大 不能足以驾驭自己的内心思维 不能抵御现实的无奈和沧桑 

就这样痛苦的煎熬着一直持续到凌晨六点多 我无力的拉开帐篷看看天色还早 但是此时内心开始出现了强烈的放弃欲望 并且这种欲望越来越强 不停的在内心里挣扎 它让我开始想念亲人和朋友们 尤其是我家那不到两岁的 小豌豆 他各种微笑的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坐在帐篷里就这样从起初的一种恶化思维转变成了现在的悲观思维 好几次不由自主的想拿起手机想和家里视频 诉说一下自己现在的脆弱和无助 但还是忍住了 因为人类的悲欢思想都是独立的并不相通 那我又何苦奢求让他人与我感同身受 其实不论周围多么的喧嚣 每个人内心都是孤独的 就算你告诉全天下所有的亲朋好友 你现在的痛苦和无助又有何用 我永远相信孤独和无助才是一个人最好的朋友 只是我还没有找到一种很好的方式和它建立长久的友谊罢了     

八点多这种消极的想法开始渐渐消退  我所谓的消退其实也只是没有起初那么强烈了而已 收拾起那一夜里交杂破碎心情 看着帐篷外面升起的一缕晨光顿时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呜咽着吃了一口冻硬的大饼眼泪更加的忍不住顺着脸颊涌动 擦干刚刚掉下的眼泪 手里的大饼再也无法下咽 把手里吃剩下的一半装回了塑料袋 整理好所有的东西 开始继续出发 面对眼前着这条河等着我的永远没有回头路  今天预计的目的地是 临清
来源:京杭水上运动俱乐部 微信公众号
原文地址:https://www.ps-boat.com/news-965-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培生船艇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京杭水上运动俱乐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此文,在转载编辑发布时可能会对文章进行细微修改,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我们将在1至48小时内进行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