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公司动态 业界资讯 行业百科
我和京杭大运河有故事
2018年12月27日      
有时候可能我比别人走的慢了些  但是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每一步都算数

早上一起来走出帐篷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我靠 我居然一晚上都睡在一片坟堆里 明明昨晚上岸时周围啥都没有 为了找个避风的地方露营  我还是从附近高低不一的土丘中选了个相对高一点的土丘搭帐篷  幸好昨晚不知道这是块墓地 不然打死我也不会在这里扎营 关键晚上我烤火的时候也没注意这是块墓地啊 也幸好我晚上没有上厕所的习惯 要不然我这迷迷糊糊的出来上趟厕所 就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虽然这是早上 但是看着这一个个坟头说实话还是挺瘆人 再想想昨晚我竟然在这里扎了营就觉得更加瘆的慌  其实只要你没有无限的瞎想就没有问题   不过古人常说 出门宁睡坟头不住破庙  看着眼前这一座座坟头昨晚上给我避风挡寒我心存敬畏 看来古人的话是有一番道理的  

还是一样的早餐程序  先冲了杯羊奶然后拿出我那一摞大饼开始吃  在吃早饭的时候本来想拿手机导航规划一下今天的路线 发现刚刚还有90%电量的手机现在居然黑屏了 我以为是手机长时间在水里浸泡坏了呢  心想如果它真坏那就麻烦了 因为出门在外手机通讯是唯一我和外界沟通的工具 其次我的钱都在微信里  要是它真坏了  不要说是偶尔还能吃顿大餐 就是后面一段路买饼都是个问题  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死马当做活马医  拿出充电宝给它充电  这次出门时我一共带了两个充电宝 一个充电宝的电量我可以用三天 两个充电宝我省着点用正好用一周 平时我都是只要能上岸找到吃饭的地方 我就死乞白赖的拿着充电宝找插头 一般人也不会嫌弃我的这种卑劣习惯  我也是尽量少用手机为了省电 在关键时刻可以用手机来保证安全  现在手机插上充电宝却半天没有反应 我只能拿出备用的地图和罗经 用最原始的方法来规划路线  路线规划好后原路下水准备出发  这时发现手机好像又有了复活的希望  但是我也不敢直接开机就先让它充满电再说 

下水出发没多久就来到了另一个镇上 没了导航在分岔口确实会让人有些迷茫 这是今天碰到的第一个分岔口 从一个公园里流出来的水归到了运河里 虽然我有些怀疑往下划行的方向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保证不是穿过公园 这边的河道开始宽了很多 我拿出随身携带的罗经看了一下方向 上北下南保证是向南一直前进 这一路大概的朝向都是向南 那就继续划 中午的时候碰到了我觉得最神奇的交叉疏水坝  远远就看到前面和运河有一条十字交叉的河  我以为又是之前那种互相交叉的河  结果过去才发现原来它像立交桥一样 下面一条河从桥下通过  上面的运河从高架上面的河道通过 两条河并不相融交汇而且互不影响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高架式交叉河道 可能我见识少 所以感觉很好奇停在桥上看了好久  

原本这次划运河我并没有打算要去离沧州市很远的一个镇上 去看那只沧州唯有的地名代表 沧州铁狮子 简单普及一下这只沧州铁狮子的身世 沧州铁狮子又被称作 镇海吼 据传铸造于后周关于其来历 其实有多种说法 一说是后周世宗柴荣北伐契丹时 为镇沧州城而铸造 另一说则认为铁狮位于沧州开元寺前 腹内有经文且背负莲花宝座 故应为文殊菩萨的坐骑 还有人根据铁狮的别名 镇海吼 推测是当地居民为镇海啸而建造的异兽  但是无论它有多么传奇的身世或多么无穷魅力 我都没打算要绕个大弯去专程看它 有些东西只能用缘分来解释  就在过了这条交叉河没多久 前面碰到了一处丁字岔口 我居然连地图都懒得拿出来 连罗经都懒得看 直接顺着岔口划了进去划了不到两个小时  抬头一看旧州欢迎您 当时杀人的心都有  这是手机也完全复活 拿出来再一看导航 居然走错了 还好的是没有继续下去 不远不近的划到了这个 旧州镇 再恨也没有办法只能既来之则安 找个地方上岸 然后放下心中的怨恨去看看这座举世闻名的铁狮子 上岸后我把艇找个地方用杂草盖起来 然后只身一人去看看这只举世闻名的铁狮子  走了大概十几公里终于来到一处坐落在荒野类似庙宇的地方  铁狮子 就被安放在这里  本来以为是个免费参观的地方 结果走到门口说是要买门票 透过开着的大门我从院落里看看 这里除了这座风烛残年的铁狮子 里面一片冷冷清清 但是已经来了我也不能枉费我这两条腿 买了张门票 居然要二十块 关键也没有给张票 哪怕是张白纸也是个意思  进入后才知道还不如我在门口看看就算了呢  院里真的除了这座铁狮子啥都没有  我围着饶了一圈也算一睹它的容颜 铁狮子被搭起的钢架支撑着 感觉大风天会被吹倒的样子 本来还想看看关于它的介绍 结果所有的室内展厅都是闭门紧锁 那我只好离开 快到中午我已经回到了上岸的河堤处  本来计划在路上买些吃的东西或找个饭店 结果从铁狮子到河岸一路上都没有一处可以买东西或吃饭的地方 回到岸堤我先把艇从荒草中拿出来 然后继续享受我那可以噎死人的大饼午饭 边吃大饼我边把艇放下水  嘴里的饼还没有吃完 我就已经把艇准备妥当 然后上艇边吃边往回划  可能是刚才失落的心情影响到了我现在划艇的心情 虽然路程很短但是对现在的我来说觉得前所未有的长  也不知道划了多久终于划回到了刚才岔路口 拿出手机再确认一下因为真的不想再划错了  不拿它还好一拿出来 我又一次傻眼了  刚充好电的手机又要没电了 但是我绝对不能再用充电宝给它补充了 因为这样下去充电宝也会很快被消耗殆尽 想了半天我只能给它贴个暖宝宝试试管不管用 拿来一片暖宝宝贴在手机后面 没过多久果然手机的电量在慢慢恢复  这样我就确认不是手机坏了 是因为天太冷造成的  看来手机也分南北方的 

我继续向进 今天的目的是尽量可以划到沧州和德州的交界处 泊头市 结果一切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快要到一个名叫冯家口镇的地方 碰到了一条大坝 我以为大坝的另一头还是会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 结果这次并没有什么惊喜而是惊讶 坝的后面河道整个处于断流 但这干枯的河道这次真的是让我无比的崩溃和沮丧 脑海里突然不断的闪现出放弃的念头 这也是一个人在艰难情况下能承受的最极限阶段 我上岸后本来准备去镇上寻找帮忙的人 结果来到镇上经过一番询问后才得知 从这里一直到德州都是没有水的  听了很多人的结论和劝告后我的心情更加的一落千丈  顿时雪上加霜的失落 看来我只能找家物流公司先把它托运到德州  如果德州也是断流 我只能继续往前托运直到有水能划为止 要不然就是干脆放弃把艇直接托运到上海 但是无论如何我得先找到一家物流才能决定这些问题 好不容易我在镇上找到一家物流公司 结果人家告诉我 艇太长人家不能帮托运 这简直就是如雷灌顶又是一次打击  出了物流公司的大门刚才原本还感觉饥肠辘辘的我 现在看着街上的一排饭店根本没有一点想吃的欲望 带着失落的心情回到上岸的地方 我彻底的没有了主意 傻傻的呆在那里好久 正在我发呆时有一位骑着电动三轮车路过的中年大哥  走到我跟前停了下来问我要不要租他的车 这时我都无心搭理任何人 大哥走下三轮车看着岸上的艇说你这要是不租个车肯定是没法走的 我抬头不耐烦的看看他 他继续问我 你要去哪里 我无奈的说我划运河啊 大哥看我搭理他了 就有些起劲了的说 你租我的车  我肯定能帮你找到有水的地方 我对他有些半信半疑 我说镇上的人都说这里一直到德州都没水了 大哥一听接着说 他们都是瞎说 我天天都在这一代活动 过了这个镇前面就有水了 他看我不信他 就继续自言自语的说下去 结果越说越起劲 我半信半疑的问他送到有水的地方多少钱 他说你就给我二十块 我一听以为是自己没吃饭饿的幻听了呢 又再次确认的问他多少钱  大哥说 二十块啊  要是把你拉不到有水的地方你可以不给我钱 我一想反正也这样了哪儿也去不了 万一像大哥所说前面真的有水可以继续划呢 就算前面没水他带我走一段也总比停在这里无奈强得多 我决定相信大哥  让他带着我去找有水的地方 大哥一看我同意了  乐呵的帮我把艇绑好 然后我坐在并不宽敞的后面 大哥带着我开始沿着运河找水 我们沿运河走了大概三十多公里  运河里还是没有看到有水的迹象 大哥突然停下车尴尬的说兄弟我的电动车快没电了 要是再向前走我估计今天就回不了家了 我以为大哥是怕因为没帮我找到水我会埋怨他才找了这么个理由 我伸头看了看车前的仪表盘 电量显示电动车真的快没电了 我也只能在原地下车 再继续想办法了 大哥帮我把艇放下 然后不好意思的说 你怎么也得给我个一半的钱吧 我问他手机有吗 大哥说自己平时不太会用但是有 我拿过他手机直接扫码 给了他三十块 我说剩下的你自己买盒烟抽  大哥看着我说 兄弟你怎么给我这么多 我说没事的  大哥这时显得更加有些不好意思了 说这样不好 我还是退给你吧 你看我都没把你送到有水的地方  我苦笑着看着他说 没事的 大冬天谁也不容易 虽然你没把我送到有水的地方 但是也走了这么远已经挺好的了 说完我让大哥先走  要不然真的没电就回不去了  大哥上了三轮车开始离去 他开着三轮车没多远还一直回头看看我  我向远处的他挥挥手 他这才慢慢离去

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身影 我又开始陷入了沮丧 又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但还是要想办法往前走 我把艇放到岸堤旁 先去看看前面的情况 走了一两公里左右终于看到了冰面 这简直就是奇迹 原来又是一个岔口的汇流解救了前面要走的路  但是再指望有车来帮我是不可能了  我就一样一样的搬运 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我才把所有的东西搬运到了有冰的地方  经过一番整理继续我的拖冰前行 虽然拖冰会很慢但是总好过干枯的河道 见到冰面的那一刻心情马上恢复鸡血状态 看来那句你不往前走 永远不知道前面还有没有路 一点都没有说错  所以人生不管碰到多少困难往前走走看 人生虽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但或许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坏 这时我很庆幸碰到了物流不能托运这么长的艇 我更庆幸自己碰到了一位素未相识的好心大哥给我帮忙 不然我可能真的会就此放弃

快要走到 泊头市 的时候前面的河面开始变宽 逐渐的从冰开始转换成了河流 我再次用老办法从冰上直冲水里 快要天黑的时候我也快要进入市区 在水上划艇远远就可以看到了河岸上的一家肯德基大店牌子 想起那久违的咖啡  还有美味的汉堡包 心里就直咽口水 化饥饿为动力快速向市区 向心中的大餐前进 过了一座桥很快就来到肯德基旁但是岸堤太高根本无法上岸  我只能继续向前划到另一座桥下 发现从这座桥下上岸比较方便些说时迟那时快  很快就上了岸 把东西全部放到桥下藏起来 然后就不顾一切的向肯德基的怀抱奔跑 到了店里先点了三个鸡肉堡一个牛肉堡 还有两杯美式咖啡  东西一上来我就是一通风卷残云  服务员看着我都楞住了 可能一年也碰不上一个这么能吃的人 我也只好尴尬的笑笑继续我的狼吞虎咽  吃完后不忘再打包两个汉堡 准备明天当早饭    刚才光顾着吃了 快要回到桥下时才想起来防潮垫的问题 再这样下去我估计我的腰都快睡断了 问问路过的行人哪里有户外商店 他们都说你要再往市里走才可能会有  我打了个的很快就来到人家说的市区 泊头市 比我想象的还要小  像个大一点的镇  在一处百货大楼找到了家户外店  都是没见过的牌子  但是有总比没有强 我就随便买了一个 其实这种北方真不适合用充气的防潮垫  但是人家只有这一种  我只能将就的先买一个凑合着用  回到桥下搭起敞篷拿出新买的防潮垫 想着美美的睡上一觉 结果用嘴吹这块垫子就用了二十几分钟  吹的我满眼是星星 好不容易才算搞定 一切准备就绪腰上贴上几个暖宝宝安稳的进入了梦乡

2018年12月28日

向前看不要回头  只要你勇敢的面对就会发现  阴霾不过是短暂的雨季  前方又是一片明亮的天  不会使人感到彷徨  

半夜被冻醒好几次 原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吹起的防潮垫 结果没有坚持多久半夜里气就跑没了 因为天气太冷防潮垫的密封口都被冻得收缩了 所以不断向外跑气  早上的时候防潮垫基本上一点气都没有了  所以冬天在户外一定要买那种泡沫式的防潮垫  不然被冻死都不知道为啥  泡沫式的虽然体积大了些 但是绝对可以保暖  

昨天晚上吃完汉堡后就开始担心会上火  不料早上真的验证了我的担心并不多余  只怪自己没有管住嘴  早上发现嘴上已经起了很多水泡  原计划今天早饭继续汉堡 看来只能放弃这种想法继续先泡一袋APTONIA电解质粉 补充一点维C  这样就可能会慢慢缓解一些症状 在野外长时间不吃蔬菜  身体缺少各种维生素是正常的  所以老人常说艰苦的人是不能一下过上好日子的  不然全身都是病  别说上火现在只要不死我就得继续出发 收拾东西准备出发时看着这张不管用的防潮垫 真是扔了可惜 带着占地方不说还派不上用场  但在没有找到更好的替代品之前还得继续用它 虽然不保暖但好过于没有  垫在下面还是稍微有点作用的  长时间的模式化收拾东西已经让我轻车熟路  所以很快就收拾妥当 出发之前我得先去附近店里再讨一壶水 上火不喝水只能加重病情 后面的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岸 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讨一壶水再出发 我还是选择去肯德基  决定后马上动身直奔肯德基  很快我就回到营地了  因为昨天上岸的地方就在河岸上所以下水很方便  昨晚我看了一下天气预报  说今天中午可能有小雪  其实天气对我来说根本没那么重要  因为北方最多就是下雪并不会对划艇造成什么影响  要不是天天写日志我甚至连时间都可以忘掉 

很快下水出发  上午这段路还算顺利 我所谓的顺利只是没有之前那么坎坷而已 划了大概三十公里左右感觉大腿和脚底都失去了知觉 因为艇底其实和水只隔这一层艇身材料 卡夫拉在这么冷的水里划上三四个小时脚被冻僵是常事 所以为了防止脚被冻僵其实我之前准备了很多防范措施 艇底脚踩的地方虽然在艇出厂时就有一层防磨的隔离泡沫 但是不足以抵抗北方的这种严寒 所以我又在下面加个一层泡沫垫 而且每天出发时我都在脚底和脚后跟贴上四片暖宝宝以保证不会在长时间的划艇中被冻僵或者痉挛 虽然之前长时间的划行也会造成今天这样的情况 但那是起码在我划行六十公里以上这种情况才会发生 今天这种情况实属例外 可能和这几天持续降温有关系  早上出发前就感觉天气越来越冷 我以为是阴天 没太阳给我造成的视觉温差 如此看来是真的又冷了 现在脚趾全部都抽筋的无法伸展 大腿也隐隐作痛 让我坐在艇内的整个下半身无法动弹 我强忍疼痛用力踩了踩脚底的暖宝宝想让它发热 结果发现贴在脚上的暖宝宝早已经硬化了 硬化到以为是它失效了 我应该快速上岸但是现在河的两岸并没有合适的上岸地方  我现在只能把两条腿在艇仓里伸直 尽量舒展缓解一下疼痛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 疼痛略有好转 我继续前进想尽快找个地方上岸通过按摩的方式解决疼痛 为了保证后面的路程能够顺利的继续划再换几个暖宝宝 我越是着急上岸越找不到上岸的地方 所以只能划一段时间通过伸展来缓解一下然后继续往前划  一路上反复几次这样的缓解 后来舒展的时间不断的增加才能好不容易缓解一下暂时的疼痛  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对后来的路程无疑就是一场灾难 因为这段时间北方天气还在持续降温 为了能在北方完全上冻之前顺利到达济宁  这几天我都是在努力赶路 每天平均需要划大概七十公里左右或者更长的距离 所以面对眼前出现的所有问题我要尽可能快速的想出解决方案 可是当你面对大自然时会有很多的无奈  还只能默默接受现实对你的每次考验  

好不容易撑到了一处可以上岸的地方 不过腿脚已经完全由不得自己了 只能先把艇靠到岸边 人待在艇里舒展一下 就这样我待在艇上大概舒展了十几分钟才吭吭哧哧勉强上了岸 本来想先穿上鞋子再做打算 可是这时鞋子根本穿不上去 腿脚彻底失去了知觉 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穿不上鞋子光脚也要赶快起来走动走动以缓解一下不知痛痒的腿脚  试着站起来才发觉到脚已经麻木的无法行走 每站立一次 从脚到腿就像针扎 虫子在骨头里爬一样 痛痒到让你心中酸爽 尝试了好几次整个人都无法再正常的站起来 这时的腿脚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根本无法控制 只能再次坐到原地用手不断的揉搓着 按摩了好久才有了点感觉  再次尝试才站了起来 本想赶快走动走动 但是每一步的移动疼痛都会从脚一直上移到你的本身神经 让我痛痒的无法忍受 我只能慢慢一步步移动 好几次都差点痛的直接摔倒  一边走动一边我用手继续搓揉双腿加速血液循环 腿是慢慢的缓解了不少 但是脚后跟依旧像针扎一样的痛  我只能踮起脚尖继续原地不停的走动 就这样折腾了大概半个多小时 腿脚才逐渐恢复了知觉 我换上几块新的暖宝宝回到艇上准备继续向前进发 腿脚算是好了很多 但是浑身上下被水浸透的衣服在刚才已结冰 我只能下水就拼命的划 尽量让身体出些汗暖和过来不然身体会很快失温 

当你忘却时间的时候它总是过的飞快 经过几次无数弯曲的河道和几座大小不一的闸坝 大约下午四点多我已经进入了沧州和德州的交界处 吴桥县 但是因为时间还早 运河又并不经过吴桥县城里面 所以我也没有打算在吴桥县停靠扎营 我继续向着德州方向进发 自打从天津出来以后到现在整条运河都是七弯八拐的 如果沿河没有城市和各种闸坝让你参照的话 你一定会认为自己一直在原地划了三四天没有动过 说它是条迷宫水路一点都不为过 我沿着这条水上迷宫大概继续划行了两个多少小时 天完全黑了  但这里并不需要考虑哪里可以上岸 哪里可以露营 因为沿线都可以上岸 哪里露营都是在荒野里 我快速上岸后先找些柴火准备生起火来再搭帐篷 因为今天实在是往骨头里冻 不过好的一点就是沿运河有成排的杨树 冬天的树下到处是干枯的树枝 我整整的捡来一抱 又从附近拔了些引火的茸草 虽然今天很冷不过打火机很给力 篝火很快燃了起来  我先缓和一下等手脚都缓和些开始搭帐篷  帐篷很快就搭好了 虽然今天有些上火但我还是决定把昨晚买的汉堡用火烤烤吃掉 我找了一根树棍把两个汉堡包串起来 用火烤 虽然是隔夜的汉堡但是被火一烤依旧飘香四溢 汉堡烤热后我几口就把它消灭到了胃里 我继续坐在火旁 前后左右的烘烤着身上的衣服  衣服冒出的蒸汽围绕着我 我转过身烤后背时 无意间看到火光把我和冒出的蒸汽一起投到地上 地上呈现出来的影子就像神仙在发功似的  也很像一个人正坐在地上在焚烧自己
来源:京杭水上运动俱乐部 微信公众号
原文地址:https://www.ps-boat.com/news-880-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培生船艇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京杭水上运动俱乐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此文,在转载编辑发布时可能会对文章进行细微修改,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邮箱:ps-boat@qq.com,我们将在1至48小时内进行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