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公司动态 业界资讯 行业百科
2020年,随着时间不断推迟,确定取消了的比赛越来越多。运动员们很可能将面临一个没有任何比赛的年份,他们将如何度过呢?
原本此时此刻,世界上最优秀的皮划艇选手们都在积极努力地备战,为在东京奥运会上获得好成绩冲刺,然而现在,大家的训练状态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可是,地球并没有停止转动,所以生活还是要继续,于是,国际皮划艇联合会采访了三位曾经在里约获得过奥运会和残奥会奖牌的运动员,看看体育明星们是如何调整自己、寄望未来的。

我已经做好了2020年不参加任何比赛的思想准备,这一年我也不打算出行了,我会让自己尽可能多地待在家里。
——Jessica Fox

没有比赛的2020,我们怎么过?

Jessica Fox是当今激流回旋界最炙手可热的明星,她曾经获得过奥运会的银牌和铜牌,并且非常有希望在东京奥运会上冲击女子皮艇和女子划艇两个项目的金牌。Fox来自澳大利亚,因为南北半球的季节差异,她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一个完整的冬天了,但是,今年,因为澳大利亚对新冠疫情非常严格的隔离和检疫政策,25岁的Fox将很有可能在家里踏踏实实过个冬天——只不过,她也只能把激流回旋的训练放到自己家的泳池里了。
Fox想念激流回旋场地,想念比赛,但是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将度过一个没有比赛的2020年。
“其实即使有的地方决定举办比赛,我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参加。”Fox说,“澳大利亚目前已经对出入境进行了限制,9月以前我们都无法出国比赛,而且这个期限还有可能延续到12月,所以我已经做好了这一年都不参加任何比赛的思想准备,也不出行,尽可能地待在家里,毕竟安全和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即使不能进行正常的训练,不能参加比赛,Fox依旧没有停止准备东京奥运会:“没有激流回旋场地训练,我就只能想办法练点儿其他的,保持自己的肌肉、力量、身体状态和技术,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自然水域去训练,所以谁也说不清楚这会对我们产生多大的影响,毕竟,对于我们这个项目来说,‘激流’是无可取代的。”

我的情绪有些低落,感觉前进的动力正在消失。
——Charlotte Henshaw

没有比赛的2020,我们怎么过?

Charlotte Henshaw来自英国,是两届残奥会的奖牌获得者,自从英国进入到疫情防控的紧急状态后,她一直都待在家里。Henshaw以前是游泳运动员,获得过残奥会的银牌和铜牌,她非常渴望在东京残奥会上获得皮划艇项目的金牌,但是现在却不得不面对延长了12个月的备战时间。

“我现在也很难再回头了,即使遇到再多的困难,你也只能向前看。”Henshaw说,“我现在的情绪有些低落,我感觉到自己前进的动力正在消失,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种感受,去年到今年,我们为了奥运会做着艰苦的准备,过去的12个月我们几乎都经历了地狱般的煎熬,我们为什么能坚持下来呢?是因为通道的尽头是光明(注:there's a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出自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的官宣通告),可是忽然间这个光明却离我们越来越远,你必须继续让你的身体再多‘煎熬’一年,这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也许明年,奖牌将不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再次相聚、一起比赛,安全而健康。
——Tom Liebscher

没有比赛的2020,我们怎么过?

德国曾经给过东京奥运会的备战运动员们一些训练的便利条件,但是随着疫情蔓延和奥运延期,现在的隔离政策也紧缩起来。

Tom Liebscher是德国男子四人皮艇1000米里约奥运会的冠军成员,现在他还能进行水上训练,不过一周只有2-3次,而他们这条四人艇现在也无法在一起训练。

奥运会非常重要,但却并不是自己的全部——Liebscher决定像很多运动员一样,利用这段时间回到大学继续学业。当然,他也非常期待再一次回到赛场上,参加奥运会:“我很高兴,奥运会是延期而不是取消,这毕竟是奥运会,也许到了明年,奖牌将不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再次相聚、一起比赛,安全而健康。”
来源:天下赛艇 微信公众号
原文地址:https://www.ps-boat.com/news-745-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培生船艇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天下赛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此文,在转载编辑发布时可能会对文章进行细微修改,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我们将在1至48小时内进行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