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公司动态 业界资讯 行业百科
郑重声明: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对本站文章版权的归属存有异议,请联系邮箱:ps-boat@qq.com,我们将在1至48小时内进行更正、删除,谢谢!

张航铭——对赛艇爱的偏执,不止自己知道

初见
似乎是在某一次换届大会还是总结大会上,不羁、无束,略带洒脱和痞气,让我好生羡慕,因为这个人不知道,当时略微社恐的我是觉得自己这辈子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他这样敢爱敢恨的真性情的境界的。

张航铭——对赛艇爱的偏执,不止自己知道

张航铭——对赛艇爱的偏执,不止自己知道

层级
这个人,好像天不怕地不怕,在一众大汉中十分突出。训练前,是那个准备好一切设备,早早放好桨,并认真严肃投入带热身、听教练指挥的舵手头头;训练中,是那个口令气势磅礴、战略只可靠兄弟们意会、全天下我的艇才是老大的艇上独裁者;训练后,是那个嬉戏打闹、开尽玩笑、完美掌握一节课训练节奏和问题的洞悉者。
那个时候的我,听得最多的,就是别人对他脾气火爆的肯定,可我看到的,确实他的满眼企图和野心。
融入
或许存在一丝私心,也或许是我自己阅历尚浅,到现在为止,我仍然坚定,他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舵手,也是我舵手路上最感谢的老师。笔直的水道,紧贴桥墩的浪花,甚至是1分钟40桨频的9人挥洒,都是我一直以来渴望达到的程度。曾经的我觉得自己成长的太慢,承担不了舵手角色,可正是因为这样一个敢说敢做的真性情的指路人,一步一步指导我,从装桨、调艇、抹油、洗船,到口令、调头、编队、节奏,再到学业、生活、为人、处世,都从他对赛艇的热爱中给予我莫大的鼓励和启示。也终于慢慢的,我成为了那个被他狠狠在艇上骂过却依然乐乐呵呵感谢他,以及逐渐被队里兄弟开玩笑为“壮硕”的校队男生小小一份子。

张航铭——对赛艇爱的偏执,不止自己知道

张航铭——对赛艇爱的偏执,不止自己知道

传承
说实话,我从没有觉得自己能独当一面,因为,我没有这像他这样的野心和好胜心,更确切的,由于各种因素的限制,我的经验和阅历好像在交接传承的时候还不足以给我支撑起队伍的资本和勇气。但张老师知道,好像从我第一次冬训落选那一次他就一直明白并考察信任着我。传承始于18年底的冬训,我落选,但其实做了很久心理准备的自己似乎波澜不惊,那一次,张老师居然不忘来安慰鼓励我,要知道,那个时候仍然社恐,仍然觉得自己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突然接收到这样的来源于火爆脾气著称的前辈的关心,就好像突然点了一盏灯一样,虽然那时的自己还不知道自己会在俱乐部走多远。再来到19年20年初底的冬训,我居然入选了!可是,没有张老师的带领,恐慌和迷茫远远超过激动,至今,我还记得张老师是怎么又一次神奇的帮我克服恐慌坚定方向的,那就是一直以来张老师水上常驻的赛事包,在一声声嘱托中囊括着除喊话器等工具之外的极具重量的信任和期待,一齐交付于我,只是略微遗憾的,至今自己也没能将张老师身上的赛场荣光复刻一半。最后可能是20年暑训鄂尔多斯那次全家出征了吧,第一次作为“舵手头头”,第一次参加更高赛事级别的比赛,忐忑和激动自然少不了,出发前,突然收到了张老师的消息,当中包含一切大大小小的比赛注意事项,才更加明白,被关注以及坚持的热爱原来可以这么令人动容。

张航铭——对赛艇爱的偏执,不止自己知道

想念
“你读8年,那至少得打6年舵吧。”现在才明白当时那句玩笑话的含义,很高兴,我遇到了张航铭老师;很幸运,我遇到了张航铭老师;很荣幸,张航铭老师也“承认”过我这样一个学生。
文章摘自:佛科院龙舟 微信公众号
原文地址:https://www.ps-boat.com/news-6127-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培生船艇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佛科院龙舟,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此文,在转载编辑发布时可能会对文章进行细微修改,若来源标注有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邮箱:ps-boat@qq.com,我们将在1至48小时内进行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