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公司动态 业界资讯 行业百科
幅员辽阔的中国就像一台放大而繁重的机器,随着零件间传染性地生锈、脱落,整座机器逐渐停止运转。大量的工人涌入将零件收集,统一修复,但只要有一个被锈粉感染的小零件没被控制住,整座机器就不能完全开工。

疫情之下,走近那个看艇的人...

忙碌的人们格外忙碌,冷清的街道依然冷清。但当我们拿着放大镜去细细观察,总能发现各个角落里,被我们忽视的小螺丝钉们,依然坚守岗位,维护着整个机器的基本架构。热闹也好,清冷也罢,他们都在那里,不离不弃。

李叔,原四川人士,少年入伍,后定居长安。于2017年受雇于西安交通大学学生赛艇队,负责看护浐灞训练基地,至今已有三年。

疫情之下,走近那个看艇的人...

即便是过年,李叔也一直坚守岗位,只有妻子偶尔会带孙子过来看看他。

Q: 李叔过年都不回去的吗?
不回去,每天坚守工作岗位,也是在为国家做贡献嘛。我们这边地形比较复杂,因为没有围墙,船都在外头。有滴时候街上有人会翻墙,然后苏老师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要保护船滴安全。在哪里过年都是一样滴,既然学校把这项工作交给我,那就要尽心尽责地把这项工作做好。也就是整个为咱滴学生服务嘛!
今年尤其是,李叔一家住的小区虽然离基地不远,但为了控制疫情的蔓延,每家居民每三天才能出一次门。虽然离得近,却也不能天天见面,大多数时候都是李叔一个人呆在基地里。

Q: 李叔一直都在浐灞,不回去吗?
对,24小时都在浐灞。现在不是不让出去嘛,这个防控也比较严,所以保护好自己也是为国家分忧嘛。

 Q: 那你一个人不会很无聊吗?
那现在也没办法,工作就是这个样子。那你工作就是这样,那你要随着工作的环境来走。那既然接受了这项工作,那就要把工作做好,要坚守工作岗位。
李叔年轻的时候在部队当了七八年的兵,兵营里认真、专注、极致的精神一直融在李叔的骨子里。不管大事小事,只要是学校交给李叔的工作,他都会仔仔细细把每件事做好。

疫情之下,走近那个看艇的人...

Q: 那李叔每天都做些什么呀?
一天就说,隔几天要把地上那船屋,那船,拿那水管子冲洗,灰尘也很大。还有前面的花草也要浇水,你不浇水他就死啦。那你莫得办法,把地板一冲,因为咱这个有时间来人也看,所以就要看着,离不了人。

 Q: 那不会很无聊嘛?
我们这个也就习惯啦。那也莫得办法,枯燥也就这样。
感觉李叔拿浐灞当家而不是工作,他在船屋前面那个坡坡上种了番茄还是什么植物,就是在建设。 
@ D
由于一直做后勤兵,李叔在队员心中简直是“无所不能”。船在训练中产生的磕磕碰碰他都能修好;知道怎样搬测功仪最轻巧;调出来的饺子馅味道刚好,“豆角炒肉也超好吃”……

Q: 李叔,你原来应该不会修船的吧?
我原来看冯教练咋个修的,我看着就会修了。去年,不是台湾中学生比赛时候,把四单底下尾巴撞断球的,冯教练那个接没接好,最后是我把那个接好了滴。冯教练忙呢,没时间了,我修。没啥,我原来在部队做后勤,啥都做过,那个就是,你只要认真去做哪个都能做好。你想咱们,水管子、厕所回来,都是我在修。工作上就说,没啥。多做点少做点,没啥。也是锻炼身体嘛。

疫情之下,走近那个看艇的人...

李叔什么都会修,是浐灞大管家。 
@ Hero:-)
像倒空调水这种说难不难,但大家也不会的这种,反正大家一有啥不会了就喊李叔。   
@ D
从17年学校正式动工开始,李叔就已经在浐灞工作了,他见证着训练基地从0到1一点点建立起来的过程。虽然辛苦,但李叔从来没有想过抱怨。
这个地方原来属于浐灞水务局滴,交大从长安码头搬上来以后就是浐灞管这个事情。17年以后,在宫书记的努力下,政府把这块地方交给交大了。宫书记多方面的努力才有咱这块地方。过去咱就住那个底下,搭个蓬蓬,住在那底下。吃水各方面的话,洗衣服、上厕所都要去派出所,或者到西边去后面到17年,二月份开工,四月份比赛就开始了。从盖房屋到完工,我一直在这。就底下把他造好以后,就搁那上头平的有个器材房吗,就住在那里面,监管这个工地,看那个船。咱们的船,就整个排在码头上滴,上面有个楼梯,我最后就住在那个楼梯洞底下面。

那好辛苦的诶
没办法,上年龄嘛,就这样子。再辛苦,你们交给我这个任务,我就要尽职尽责尽心去把这件事给做好嘛。
虽然每年浐灞训练中心来来往往几百号人,李叔对每一个认真负责的队员都如数家珍。
不管你在任何时候,工作都要认真。就像去年新生,这跟部队里老兵带新兵是一样滴。就是说,不管是吃饭,睡觉,到训练,我都在观察他们,这是宫老师给我的任务,我要管好他们。
李叔啥也不说,但心里门儿清,有时候上岸晚了,扛着桨过,他说一句:“今天加任务了哈。” 
@ D

疫情之下,走近那个看艇的人...

不管是新队员还是老队员,很多同学在李叔心中都是“很不错的”,“尽心尽力、以身作则”地完成自己身上的“任务”。
李叔喜欢和我们聊天,还蹭过李叔的饭,和李叔一起看电视。 
@ 佛系小慧
李叔还送了我一个大乌龟,我把那个乌龟带回学校养着了。   
 @彩虹
虽然有的时候也会突然忘记某个同学的名字,但是李叔依然会记得他们的家乡、专业、书院等其他信息。
有些娃我叫不上名字。但是基本能记住很多熟悉的面孔。一见面就知道,慢慢也能回想起来。各个书院都有。基本上校队那些,各个书院那些娃都不错的。
通过参与学校赛艇俱乐部的工作,每次队员们获得名次,李叔都与有荣焉。
冯教练那个事情比较多,他忙不过来就是我在弄。那个没啥,我跟冯教练说,只要是队上有活动,他只管带好学生训练的,整个里里外外这些事情,我尽量都是我在做。办公室都是我在打扫,从不用他们。我为什么把这时间腾给他们去带好学生,用到训练上面去,每年就说,拿好名次。拿好名次是对学生们的鼓励哇,也是交大的荣誉,交大的荣誉也是我们的荣誉。
李叔对赛艇队的所有队员们也都充满期待与信心。
你们作为知识分子来讲,年轻的时候就要去开拓、去钻研,这是你们最黄金的时候。学校和各方面领导也比较信任、重视,那就要做好工作,这是人生最重要的鼓励吧。
在每个队员眼中,李叔又是什么样的呢?
l   大家的努力都被李叔默默看在眼里,他是那个记得你所有努力和坚定支持你的人! 
@ 兰馨
l   李叔每次见到我们都会非常热情地跟大家打招呼,有时候你一周没来他还会问你你上周咋没来啊,感觉就是心里一直牵挂着大家;还有我经常丢三落四的,李叔每次都会不厌其烦帮我找东西!每次集训在浐灞放了好多生活用品,李叔也会帮大家收好。每次大家感谢李叔的时候,李叔都会有一种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是自己应该做的,反而觉得很感谢大家。
@ 李茁
l  我们那会儿把女艇玼了,当时摸着干疮百孔的艇心里难过得要死,特别沉重,然后李叔过来说:“没事能修好哈。”那一下忽然觉得,后面有人兜着,真好。
@ 党佳璇
l  和李叔打招呼是我每次来去浐灞的仪式,无论是在队里还是退役后。推开铁门先到处撒嘛(瞅,瞧的意思)李叔在哪,远远问一句"李叔好",退役后很久去一次还要加上能把人撞后退的热情拥抱。李叔会热情的关注我的近况"辣辣(李叔的口音讲不清娜娜)你咋又胖了(胖比瘦出现的次数多很多),你实习咋样啊,在哪啊,你可得好好实习啊,当医生这样,不能讨巧躲懒啊。"
每次分别浐灞也要跟李叔招招手,喊一句下周见,不过退役后就变成了"辣辣,有空回来看看啊。"在我印象中,李叔就是浐灞的守护神,无论我什么时候去他都在那里,仔细打理,就像他的家一样。我还记得备战锦标赛的时候,无论多晚,来开门的都是他,无论多晚,检查好门禁的也是他。还有我心情不好坐在基地门口面对对面灯火璀璨的长安塔时,李叔或多言,或沉默的陪伴。有李叔在,我总觉得浐灞是我的另一个家。

虽然每次和李叔唠嗑谈心都会因为口音问题有的句子听不懂,但是每次半蒙半猜之间李叔对我的执着和耐心的教导就完全地跨越了口音的间隔。
@李娜
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学生赛艇俱乐部 微信公众号
原文地址:https://www.ps-boat.com/news-489-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培生船艇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此文,在转载编辑发布时可能会对文章进行细微修改,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我们将在1至48小时内进行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