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业界资讯 行业百科
文丨张斌
央视体育频道主持人

清晨6点,纽约皇后区一处街角,17岁的塞巴斯蒂亚娜•洛佩斯脚步匆匆。身后的公寓楼里,她的父母、两个弟弟以及另外十多个亲戚还未醒来。三间卧室、一个卫生间,就是她家的所有空间,毫无隐私可言,墨西哥移民家庭的境遇大体如此。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洛佩斯唤醒自己的身体,她要准时赶上火车,再转校车,90分钟后,抵达校园。

还有一年就要准备申请大学,洛佩斯为自己设定了新闻学方向。下午课后,洛佩斯还要乘火车转汽车,花上一个小时,抵达一处船坞。在这里,她将与队友会合,齐力扛出赛艇,划向湖面中央。身高一米四的洛佩斯,安稳地坐在舵手位置,引领着队友,调试着节奏。每逢此时,她总会想起教练初见她时说的话——“坐在艇上,世界就安静了。”

训练结束,天色渐暗,洛佩斯与队友各自返程。在鱼市打工的父亲也许还没到家,一天工作13小时也不足以养活一大家人。母亲工作的美容院也关门了,此前她是美甲师,每天工作10小时。如此家境,洛佩斯坦然接受清贫,每日披星戴月是日常,一周有六天她要在学校、船坞和家之间脚步不停。即使最艰苦的雨中训练,寒意透骨,手指僵直,洛佩斯也能咬牙忍过去。

四年前,纽约赛艇协会(Row New York)的教练走进洛佩斯的学校。协会创始人克劳斯曾是赛艇选手,毕业于马萨诸塞州大学。2002年,他发愿要用这项运动,让更多孩子有机会赢得未来。十几年间,拿到大学赛艇奖学金的孩子虽是少数,但他们通过参与这项运动,赢得了挑战困难的勇气与能力。

赛艇是项怎样的运动呢?答案各异。但在美国,赛艇本是白人参与主导。据美国赛艇协会统计,2018年全美注册的女性赛艇参与者中65%是白人。当初,洛佩斯之所以鼓起勇气尝试,主要是发现身边那些像她一样的第一代移民子女也纷纷加入,她们来自墨西哥、厄瓜多尔、中国等,肤色各异,腔调不同,却皆是家境平平,父母能给的往往只是温饱。

洛佩斯不敢奢望驾驭着赛艇就能划进大学校园,但她相信自己可以从中汲取坚韧的力量。她格外珍惜舵手位置,那是领导者的角色,决定着目标,让所有人达成同一节奏。日后,在申请大学的文件中,她一定会将这个角色格外突出,希望那些决定她命运的人可以读出她的努力与付出,让她从窘迫的生存环境中获得新生。父母终日劳作,惟一期待的就是儿女可以上大学。等到那天到来之后,他们就会默默回到故土,还有一大家人等着他们照看呢。

全美也有不少类似纽约赛艇协会的项目组织方,但只有纽约的规模最大,并执着于服务弱势阶层。260名参与这一项目的学生,有三分之一来自于年收入低于3万美元的家庭,多数孩子享受免费训练,绝大多数孩子因此走进了大学校园。而她们在接触赛艇之前,几乎没有机会参与到这种有组织的运动之中。如今,已经45岁的克劳斯蔑视那些用金钱和权势将孩子送入大学的父母群体。他坚信,运动可以让孩子们自小牢记,生活中本该有的是刻苦和努力,而非金钱和礼物。

一旦加入纽约赛艇协会,孩子们便开始了一段特殊的生命时光,一周六次严格训练,只有周日休息。这一天,协会很贴心地为大家安排课程辅导和大学申请咨询,并备好一餐暖暖的饭食。克劳斯总是提醒孩子们,赛艇无法帮助她们对付每一次考试,但会让她们知道自己到底拥有怎样的能力去面对挑战。当年,克劳斯是芝加哥第一支黑人孩子赛艇队的成员,运动让他找到了克服焦虑的办法,从困苦不堪的日子里获得安静与快乐。每当一个新队员加入,克劳斯都会郑重地说,相信赛艇,一旦参与其中,就能体会平静,运动的艰苦不再是问题。

孩子们需要不短的时间才能体会组织者的这分苦心,但扑面而来是小伙伴们迅速建立起来的友谊。她们爱着自己的群体,从而慢慢接受运动的艰苦,并从中汲取养分与快乐。训练中,每位初学者都要通过游泳这道关,但因不少孩子自小没有机会学游泳,协会就掏钱让她们上游泳课,并接受最终的能力测试。洛佩斯在前两次测试中都失败了,等到第三次游得最艰难的时刻,一个声音从岸上传来,“我在这里等你,你可以的。”这是队友娜娅在为她加油,在其助力之下,洛佩斯成功了。虽然身在不同的高中,但因为赛艇会,这两个小姑娘成为一生的朋友。

每天的训练大约持续两小时,姑娘们要自己打理一切,包括清扫船坞,让每艘艇都妥妥帖帖。下水前,在海鸥鸣叫声中,洛佩斯会率先唱起她们共同喜欢的歌曲,调整节奏,平静内心,进入自我的世界。那首歌被姑娘们叫作《强壮女人姐妹连》,她们接受了赛艇,接受了命运,让改变的欲念更加坚定。

文字来源:财新周刊
图片来源:网络
文章来源:亚洲赛艇 微信公众号
原文地址:https://www.ps-boat.com/news-437-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培生船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