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公司动态 业界资讯 行业百科

陆上赛艇漫谈 | 勿忘在莒

航海家郭川是青岛人,他曾经对故乡的海洋文化传统发表过一番议论,大意是:
今天人们常以“齐鲁文化”指代山东的地域文化,但这是不够全面的,因为从历史上说,山东文化不仅由齐国文化和鲁国文化构成,还有莒国文化——莒文化具有强烈的海洋文化特点,这对于山东、乃至整个中华民族来说弥足珍贵,以“齐鲁”指代山东、而不是以“齐鲁莒”指代山东,反映出我们的传统观念里更加重视内陆的农耕文明传统,而对海洋文明的古老传统则重视不够。

陆上赛艇漫谈 | 勿忘在莒

郭川所说的莒国,就在今天的日照。
从1087年的日照镇(宋)、到1184年的日照县(金),再到1985年的日照县级市和1989年的日照地级市,这座“东方太阳城”里最重要的因子,是改革开放以来的飞速发展。在这种发展中,古老的海洋文化传统扮演了非常关键的角色,它使日照成为一座水上运动的城市,其中包括三个标志性事件。
第一个标志性事件,是“突击营地”的故事。

陆上赛艇漫谈 | 勿忘在莒

日照水库距离今天的日照奥林匹克水上运动公园大约有40公里的路程,它曾经发挥过的特殊作用,使日照堪称中国水上运动的“突击营地”。
中国有好几个条件优越、贡献卓著的水上运动基地,例如广东肇庆星湖基地、浙江千岛湖基地、贵州红枫湖基地、上海淀山湖基地、武汉东湖基地等等。和这些赛艇、皮划艇国家队长期使用、或有着举办高水平赛事传统的基地相比,日照似乎乏善可陈,但中国水上运动的第一块奥运会金牌,却和日照有着不解之缘。

陆上赛艇漫谈 | 勿忘在莒

2003年,以刘爱杰为领队的中国皮划艇队来到日照,在日照水库进行了备战雅典奥运会的长期集训,结果尽人皆知:孟关良和杨文军实现了中国水上项目的金牌突破。
这块金牌当然是举全国之力赢得的、不能由日照独擅其美,但就像当年乒乓球的正定和跳水的济南那样,日照可以独享“金牌福地”的美誉,因为对于竞技体育来说,最后阶段的集训地虽然并非里程碑,但肯定是最后一个加油站、肯定是攀登顶峰的突击营地。
第二个标志性事件,是全国水上运动会。

陆上赛艇漫谈 | 勿忘在莒

在北京赢得2008年夏奥会主办权的那段时间,国内掀起了举办综合性运动会的高潮,对此,人们有不少见仁见智的议论、包括很多“劳民伤财”式的非议。
但历史地看,我们必须看到其中更本质、更丰富的内涵:很多城市谋求举办综合性运动会的驱动力,是城市发展和经济建设的需要,不能只从体育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从世界范围看,很多国家在从“温饱”到“小康”的发展阶段,都有一个大量兴建体育设施、大量举办体育赛事的过程,最典型的如美国,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之前,就有一个相当精彩的“碗时代”,兴建了很多碗形状的、至今仍然是“美国故事”重要组成部分的体育场。
也就是说,我们不妨把中国加入WTO、北京赢得奥运会主办权(同在2001年)之后,国内掀起的举办综合性运动会的热情,视为中国体育的“碗时代”,而不必贴上那么多小肚鸡肠的标签。

陆上赛艇漫谈 | 勿忘在莒

在那个热烈拥抱综合性运动会的年代,日照的全国水上运动会,无疑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作为亲历者,日照市体育局刘家坤副局长谈了这样三点:
首先,水运会的举办对于日照的经济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奠定了今天日照海洋-体育-休闲-旅游的城市文化形象。
其次,日照市委市政府的几代领导同志,都非常重视城市的水上运动发展,不但举办了第一届(2007年)和第二届(2010年)全国水上运动会,而且在水运会移出国家级综合性运动会的系统之后,仍然举办了“国民水上运动休闲大会”等大众体育盛会,这使日照具有了鲜明的水上运动特色。

陆上赛艇漫谈 | 勿忘在莒

再次,从中国体育的发展角度看,水运会不但包含了赛艇、皮划艇等奥运会项目,还包含了大量的极限类、机械类、休闲类运动项目,具有相当的先见之明、得到了很大的“先发之利”。
第三个标志性事件,是正在发生的事件。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缘故,原来计划长期在欧美国家备战奥运会的中国赛艇队和皮划艇队,不得不改变计划,在国内重新选择备战大本营。在这个时候,日照挺身而出,像十七年前那样为国家队提供了良好的保障。这样一来,在这两个项目备战东京奥运会的进程中,日照就同时扮演起里程碑、加油站、突击营地和大本营的角色。

陆上赛艇漫谈 | 勿忘在莒


来源:天下赛艇 微信公众号
原文地址:https://www.ps-boat.com/news-1034-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培生船艇
12下一页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天下赛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此文,在转载编辑发布时可能会对文章进行细微修改,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我们将在1至48小时内进行更正、删除,谢谢!